官方微信 温泉旅游微信官号

扫一扫关注温泉旅游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日本人泡温泉的心理解构:敬畏自然

发布时间:2018-5-7
颜色:

文/王艳平 

东北财经大学教授、留日博士


日本是个岛国,国土狭小,火山众多,动不动还地震,发生海啸(つなみ),因而理所当然,大和民族很是敬畏自然,他们按照かみさま(神様)的意思行事。一般或可认为,様与样两个字是同一个字,一个是繁体字,一个是简化字。

但笔者倒觉得不完全如此,因为様这个字是由木、羊与水组成的,三生万物,可认为代表着大自然,是指大自然的样子,代表着神,代表着尊重,德高望重被尊重的人,也可以被称为田中様、小林様什么的。而样子的样字呢,就是木加羊,是不是是指羊在吃树叶呢,在啃树皮,可能字中体现了羊的需求,以及树的提供,因而样子的样字里是有供求关系的,那个样是功利状态下的样子。。


因而日本人在泡温泉时,也是很敬畏的,他们敬畏温泉的泉眼,敬畏温泉水,敬畏温泉水质和汤烟,敬畏地下的火神、汤神与水神,其不敢肆意妄为地挑战自然,他们的科学技术水平很高,而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知无畏。


日本人不善于在空间里流变


我们在泡温泉时似乎多缺少这种敬畏,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敬畏,而是在有些有敬畏的时候,往往是希望所谓的神啊主啊多给我点好处,保佑我发财,有求于神,就如过年时广东人喜欢说“恭喜发财”,在其他省份也一样,人们去寺庙参拜时,主要目的是为了财神,为了健康,为了升职,为了早得贵子。换言之,一种敬畏是为了祈求和平的,而另一种敬畏是祈求好处的,而有求而敬而畏,与无求而敬畏是不一样的。


一旦有火山爆发,一旦遇到个什么天灾人祸的,日本人难道不逃荒吗?会不会去闯关东,集体迁徙当个客家人,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。国土那么狭小,往哪里跑,一跑就跑到人家的领地,日本哪里不都是人口密集,似乎他们没有逃荒的习惯,似乎他们不会的,他们会面对困难,当然也不是硬拼,而是专心地研究如何应对。


很难想象日本人流行这样的说法,“此处不养爷,自有养爷处”,“投奔他二叔”,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”什么的。一旦他们离开,也是短期的,不叫逃荒,而叫避难,避难完了就回来,回来重建家园,多数人不会跑路了就不回来,不会跑出去就扎根下来不走了。似乎很少听到这样的说法,出去混混,万一混好了,也可以回来光宗耀祖,过年开车回来,在村子里显示显示。而一旦混不好,不行就跑回老家去,这样的想法也不多见。


换言之,日本人在意志方面很是坚定,不善于在空间里流变,不善于为了钱而不断地变更场所。他们不想流水,哪里低就往哪里流,也不像功利的人间,哪里地位高就往哪里去。当国家很大的时候,尽管有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的说法,说是说,做是做,到做的时候,是按照另一句话进行的,即“树挪死,人挪活”,那时的说做是分离的,说做两张皮。


故而,一旦日本人实在活不下去了,一部分人可能不是逃荒,而是选择逃海,到大海上去漂流,漂了好长时间,其中翻船的也不少,最后可能是漂到了秘鲁等南美国家,在那里有很多日系。故当如今的日本发达以后,南美一些国家的人来到日本后,签证没了也不回去,但日本社会对他们很宽容,尽管日本对其他民族很排外,但对南美国家很宽容,因为那些国家曾接纳了他们的祖先。


关键是那些漂洋过海的日本人走了以后,也缓解了留下来的日本人的生存状态,缓解了粮食危机,可能不至于“易子而食”吧。故留下来的日本人,很是感谢那些出去的人,可以说决意冒着生死危险去南美的人,哪些人是他们值得感谢的人群,这就是日本民族的一个思考逻辑。


日本人泡汤 敬畏与感恩并存


假如的假如,我们现代的山东省与河南等省,若能表达一下对走出去的人的敬意,那该是多么不一样的思维,也会让社会出现另一番景象。现在或许还在认为,当时他们因为穷才出走的吧,因为没有好好干活,好吃懒做,才不得不闯关东。


也是这些出走的他们当时没有远见,看我们就没走,现在不也挺好的吗。或者认为,自己当时也走就好了,当时留下来是个错误,看到人家飞黄腾达了,真是后悔呀,要是当时走了,现在估计也是大老板了,你看谁谁不是做了外地的局长了吗,真是后悔当初的决定,似乎是难以从感谢的角度去认识出走之人。


据上分析,可以推测日本人泡温泉的心理,应该至少是敬畏与感谢并存,敬畏自然,感谢自然,认为温泉是大自然的恩惠,享受而不敢浪费,不敢暴敛天物,轻奢而已,不是祈求得更多,不是欲壑难填。


但当泡完温泉之后,他们还要走出去,回到没有温泉每日每日的生活中,而且因为国土狭小,资源有限,所以还必须继续精工细作,每个人都做好自己领域的工匠,无一技之长的人少而又少,同时还要精诚团结,而不是彼此掠夺资源,不是相互掠夺利益,不是相互拆台,因为那样太危险了,因为国家太小了,如果彼此千万年的持续的勾心斗角,整个民族你整我我整你的都认为自己代表着真理,那么国家这条小日本的大船就翻船了。


这种安全第一的考虑,真是不同于泱泱大国的民族,大国国民会认为天塌不下来,那是杞人忧天,为此还专门造了成语典故。即便是天塌了,那也是大个儿顶着,原子弹没啥可怕的,国家这么大,不行就跑到边疆区,再说一旦乱了的话,还可以乱中取胜,在灾难中抢点啥东西,甚至认为可以由天下大乱,达到大一统的天下大治,没准还能混出个皇帝出来呢,万一成了朕了呢。


阿Q越想越高兴,兴奋得停不下来了,失眠了,想着事成后,那时会有吴妈主动投怀送抱,那就可以明媒正娶了。想着吴妈的同时,还想着王胡这个人,那可要干掉他,就因为自己与他比抓虱子输给他了。其实阿Q的素质还是很高的,很符合上台后的心理,那个想象很符合后来的现实。


如此说来,无论是日本的汤客,还是中国的汤客,泡温泉时,似乎都应该想着敬畏与感谢,按这两点构筑心理。进而,由于是从生活中来,生活中的事情一定会多多少少带进来,带到温泉中,泡完后还要回到生活中去,因而生活中的精工与团结精神等,也会走进泡温泉的日本人心理中。


如此,对自然无求的敬畏,对自然的感谢之心,以及想到在生活中要精工进取,要和谐团结等,至少这四个方面,可以作为日本人泡温泉时一个相对完整的心理结构。至于其他方面,笔者觉得两国间差别不大,比如都会想到健康,都会想到要饮酒作乐,都会想到要吃点好的,秀色可餐,那些应该是一样的,因而没有必要单独拿出来再讨论,很多专家都千遍万遍地说过了。


当然,至于如何应用这四个方面,有心就有办法,对事物的表征手段,以及表征内容,是可以无穷尽挖掘的,慢慢地开发吧。比如可以开发出一款新的温泉产品,内藏有机关,非需要两人同心合力才可以泡上,否则只能是望汤兴叹。